“襄樊”说的祖宗习凿齿在书中怎么认定南阳与襄阳的分界?

"襄樊"说的祖宗习凿齿在书中怎么认定南阳与襄阳的分界?
(1):襄阳习凿齿《襄阳耆旧记》记载:"在东晋时南阳城南九十里,有乐广的故宅。"襄阳习凿齿在这里的南阳城是不是宛城?为什么襄樊这些人视而不见,胡搅蛮缠,充当睁眼瞎?
(2):习凿齿的《汉晋春秋》书中还有:"秦兼天下,自汉以北是南阳,自汉以南是南郡……汉因之……。"这里他亲口说了南阳和南郡以汉江为界。他号曰“隆中”。在汉江以南,属于南郡。
(3):习凿齿自己在《襄阳记》中再次说“秦兼天下,自汉以南为南郡”。习凿齿口中的邓县位于汉水以北,号曰隆中(阿头山)位于汉水以南,一南一北本就是两个地方。
(4)把阿头山"号曰“为隆中,又在1893年改为古隆中,真正隆中是南阳卧龙岗! 襄阳″隆中"实际是克隆中心。造假历史上瘾!犹如韩国襄阳郡的人一样,争历史抢名人。襄樊某些人为诸葛亮一句″躬耕于南阳"上窜下跳,气急败坏!盗刻岳飞夜宿南阳卧龙岿手写《出师表》,改山名,改镇名,改市名,改教材,请名家题词刻碑,建广场,改校名(孔明学院).改古诗原文,改古地图,篡改所有网络词条。建假卧龙岗和茅庐,公开在民间征集古董…穷尽手段,极尽疯狂。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关于"襄樊说"里的假隆中 再给不懂中国历史韩国襄阳人普及下中国历史: 一,那时候南阳不是曹操势力范围,否则刘备敢去南阳城北二十公里博望坡放????吗? 二、南阳新野离南阳城一马平川,一天一来回,离襄樊较远,隔着大汉江,汉江渡口且有刘表重兵把守,三人冒着大雪三次六来回渡江可能吗?过江后去号曰的假隆中还需一段距离,一天可以吗?
回答问题大都还是躬耕地的多,习凿齿怎样叙述南阳和襄阳分界的,这段时间争论不少人们也不陌生,襄阳为躬耕地列举每个时期的证据也真不少,但是都是重复习凿齿的叙述,亮家在南阳邓县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先说后面叙述是家,不知道怎样和躬耕南扯上关系的,诸葛亮叙述是草庐,诸葛亮和习凿齿叙述正好是家是草庐,不回是襄阳的房子都是草庐,在说襄阳本属南郡,后来是襄阳郡,和南阳郡是平级的地区,习凿齿这样的叙述把两个地区搅在一起,也没有给指出什么依据,习凿齿叙述时,诸葛亮已死一百多年了,要不诸葛亮在家出门想回家,先到南阳邓县在到襄阳城西不转晕,累不死也得气死。
小便所说 古时汉水以南为南郡 汉水以北为南阳郡 今天古隆中在汉水以南所以古隆中在三国时期属于南郡而不是南阳郡 这种说法有误 小便估计不知道在三国时期汉水的主河道不是今天所在的主河道 今天的主河道在三国时期是汉水的一个小支流 三国时期汉水襄阳段的主河道在今天的南漳小河镇,由于气候变化以及泥沙淤积导致汉水的主河道改由支流通过成今天的样子 在三国时期古隆中所在地是在汉水以北属于南阳郡
习凿齿《襄阳耆旧记》:……自汉以南为南郡,自汉以北为南阳郡,汉因之。诸葛亮《岀师表》: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习凿齿《襄阳耆旧记》:襄阳有孔明故宅。习凿齿《汉晋春秋》: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裴松之在《三国志·蜀书·董允传注》中,引用了《襄阳记》的记载后,又说到与《汉晋春秋》说法不同:“此二书俱出习氏而不同若此……以此疑习氏之言为不审也。”晋陈寿《三国志·魏书· 二十八(王毋丘诸葛邓钟传)》中,裴松之在作注时对《汉晋春秋》的记载评论道“臣松之以为如此言之类,皆前史所不载,而犹出习氏。且制言法体不似於昔,疑悉凿齿所自造者也”。南朝史家裴松之是东晋襄阳史家习凿齿《汉晋春秋》得以传世的不二功臣。裴松之对习凿齿部分著述的合理质疑,襄阳说网友视而不见,却把习氏著述中对襄阳说有利的文字当成金科玉律,不利的记述则弃如敝履,标准的功利+鸵鸟心态。这样做的结果,只能让“襄阳说”愈发如空中楼阁般游离于真相之外,直至最后变成大众笑料。网友言论除彰显自身道德文化素养,也代表自家所属地域格局气度。浏览题目下面两方网友各款回答,感觉一方网友引经据典侃侃而谈老神在在,另一方网友撒泼骂街暴跳如雷节操全无。一柔一刚,一静一躁;相映成趣,头条一绝。
如果是襄阳,何必在这解释啥呢,需要证据才能证明吗?
卧龙岗在南阳城西,绵延十几里,古时谓隆中!
南阳市人为把卧龙岗编造成躬耕地,但又拿不出任何史料证明,就只有编造谎言,污蔑有1700年历史记载的古隆中。用我常用的话来说就是胡扯。就拿此问来说吧:第一,关于所谓“《襄阳稽旧记》乐广故宅”的记载。其实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就有引用。原文如下,“郭仲产《襄阳记》曰:南阳城南九十里,有晋尚书令乐广故宅。”《水经注》还记载“习凿齿《襄阳记》曰:楚王至邓之浊水,去襄阳二十里。即此水也。”显然,《水经注》明确表明所谓“南阳城南九十里”出自郭仲产的《襄阳记》,而不是习凿齿《襄阳记》。习是东晋人,早于刘宋郭仲产。如果“南阳城南九十里”是出于习的《襄阳记》,那么郦道元绝不会引用晚于习的郭仲产《襄阳记》。而且《水经注》已引用过习凿齿《襄阳记》的内容,如果习有这个记载,《水经注》绝不会不引用。可见,这里是故意把郭仲产的记载嫁接给了习凿齿。第二,关于南阳与南郡汉江划界问题。我们从来不否认汉江为南阳郡和南郡分界线。但是3000多里的汉江不可能都是南阳郡和南郡的分界线,必然有个南北划界的起点。然而南阳市人故意无限括大汉江划界范围,把汉江北岸都当成南阳郡。勉县也在汉江北,难道也是南阳郡?把汉江南岸都当成南郡。成都也在汉江南,难道也是南郡?可见南阳市人说辞的谎谬!那么汉江分界的起点在哪儿呢?史书有明确记载。唐宰相李吉甫《元和郡县志》记载“万山一名汉皋山,在(襄阳)县西十一里,与南阳郡邓县分界处,古谚曰襄阳无西,言其界促近。”这里明确记载汉江南岸的汉皋山为南郡襄阳县西部与南阳郡邓县分界,也即南阳郡与南郡汉江南北分界的西部起点。东汉张衡《南都赋》有“游女弄珠于汉皋之曲”。汉皋山就是万山,南阳人张衡描写南阳的南都赋包括汉江南岸万山传说,证明南阳在此处管到汉江南岸,也证明汉江南北分界的起点为汉皋山。事实上汉皋山(即万山)以东南阳郡与南郡完全按汉江分界,与习凿齿《汉晋春秋》的记载完全符合,没有任何问题。而汉皋山以西则不存在南阳郡与南郡汉江分界问题。所以在汉皋山以西,南阳郡许多地方都跨过汉江。如南北朝《水经注》记载“(沔水)又东过山都县东北。沔南有固城,城侧沔川,即新野山都县治也。旧南阳之赤乡矣,秦以为县。”汉皋山以西的南阳郡山都县就在汉江以南。《旧唐书》记载“汉南阳郡,北自宛、叶,南尽汉东申、随之地,大抵以淮源桐柏、东阳为限……西及函谷南纪,达武当汉水之阴,尽弘农郡。”南阳郡“达武当汉水之阴”。汉水之阴即汉水之南,南阳郡管辖的武当县就在汉江南岸。 综上可知,汉江南岸汉皋山为南郡襄阳县西部与南阳郡邓县的分界,也是两郡汉江南北分界的起点,汉皋山以东两郡完全按汉江为界,《汉晋春秋》的记载完全符合事实。南阳市人的胡扯根本就是罔顾史料记载。第三,所谓“阿头山是隆中”。这是最可耻的谎言。请提出此观点的南阳市人拿出史料依据出来!哪本史料曾经记载过阿头山就是隆中山了?没有任何依据就凭此攻击隆中,不是胡扯又是什么?不是骗子又是什么?第四,所谓盗刻“岳飞夜宿南阳卧龙岗手书出师表”。搞笑又再编故事!谁说岳飞夜宿南阳卧龙岗了?岳飞说过吗?骗子真可耻啊!岳飞手书出师表全国各地到处都有,凭什么隆中有就是“盗刻”,这不是胡扯骗人又是什么?那么卧龙岗武侯祠的岳飞手书出师表又是什么货色呢?《光绪南阳县志》“卷十艺文”中说“宋书出师表,存在县西南七里卧龙冈,绍兴八年岳飞草书,光绪二年刻石。跋云:绍兴戊午,秋八月,望前,过南阳谒武侯祠,……按此刻后,有知府任恺跋称:此碑在江南之彭城,壬申摩勒于石。则此帖盖恺所购也。原跋,下有少保印章。考宋史本传,绍兴十年飞授少保,此帖称戊午,实绍兴八年,飞未授此阶,不应有此印章。殆浅人赝为之欤。”原来《光绪南阳县志》明确记载,卧龙岗武侯祠的岳飞手书出师表不过是清末南阳知府从彭城买回来的。南阳市人编造的所谓岳飞在卧龙岗手书的出师表,原碑竟然在“彭城”,卧龙岗竟然也是从外地COPY来!而且清末南阳官方自己都认为其题跋有假啊,“殆浅人赝为之欤”!这真是啪啪的打脸啊!南阳县志再次证明南阳说是骗人!第四,从古至今一些南阳人不断编故事,编传说,改地名,创造卧龙岗假躬耕地。元代把原名八里岗的小土坡改名卧龙岗,编造躬耕地传说;明代伪造了卧龙岗假草庐;清代编造卧龙岗为躬耕地、伪造了所谓晋代诸葛躬耕歌碑;现代为抢躬耕地分割古老宛城凭空创造出卧龙区;篡改历代关于卧龙岗武侯祠始建于唐宋的记载,编造出三国黄权建武侯祠的谎言。一系列伪造都有史有据可查!而南阳人对隆中的污蔑只有南阳的舌头为据。第五,历代南阳地方志的记载,是南阳市的骗子们造谣污蔑骗人的铁证。《明嘉靖邓州志》说“十二年,备三顾诸葛孔明于隆中。本传徐庶见备于新野,备器之。庶荐诸葛孔明家于南阳之邓县号曰隆中。”《清乾隆新野县志》说“建安十二年……是年(刘备)三顾诸葛亮于隆中。”又说“诸葛亮字孔明,本琅琊人,寓居襄阳隆中….”《清光绪南阳县志》说:“考三国志亮随其叔父依荆州牧刘表,是时表军襄阳,亮宅在襄阳为信。水经注谓沔水经亮旧宅是也。”又说:“然汉荆州八郡南阳居首襄阳(隆中)实为邓县实隶南阳,故侯自表谓‘躬耕南阳’“南阳府城西五里,卧龙冈草庐旧址。汉史称侯躬耕南阳又曰寓居襄阳隆中,盖秦南阳郡即今邓州而襄阳实在其界故也。”《明嘉靖南阳府志校注》“三国志侯传注引汉晋春秋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此汉隆中确属邓县,不属宛。汉时襄阳为南郡属县,县境西止十一里,故水经注谓襄无西。”“汉荆州刺史治襄阳,所领有南阳郡。亮家于襄阳城西二十里属南阳郡邓县,故亮自称躬耕南阳。”河南省政府编的《河南风物志》说“(诸葛亮)在襄阳西隆中结茅隐居,他躬耕垄亩,攻读史籍……汉室后裔刘备三顾茅庐于隆中……孔明遂离开隆中,佐刘备攻伐中原……人们知道,湖北襄阳古隆中为孔明隐居躬耕之所……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说过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很明显,这里所说的南阳系南阳郡,并非今日之南阳市。后人出于仰幕,于今日南阳建祠以祀。”南阳市委宣传部编写的《诸葛亮小传》记载:“隆中在襄阳城西北二十里,当时属南阳郡邓城管辖……诸葛亮在这里度过了十个寒暑……小小的隆中实际上成了他的第二故乡,所以他自称‘躬耕于南阳’。”南阳市博物馆编撰印制《武侯祠简介》记载“诸葛亮便隐居在南阳郡隆中(今湖北襄阳附近)……刘备三顾茅庐见到了诸葛亮……从此他就离开隆中辅佐刘备”可见,从古至今南阳官方史料都承认隆中是躬耕地,是三顾地。综上可知,不论从何种角度,隆中都能拿出多种史料为依据,包括南阳的历代地方志。而南阳的卧龙岗能有何依据呢?除了偷梁换柱、断章取义的胡扯外还能有什么?
襄阳建襄阳的古隆中,南阳见南阳的卧龙岗,各建各的,没必要互掐。
“襄樊说”是什么意思?这是从哪个星球来的文盲提的问题,不但不知中国古代史,连现代史都不知道,“襄樊“一词从何时才有的,你说“襄樊说”的祖宗习凿齿,习老先生岂非一头雾水?习凿齿是东晋的史学家,文学家,佛学家。是襄阳望族襄阳侯习郁的后人。习凿齿精通史学,佛学,玄学,曾邀高僧释道安到襄阳弘法,是当时佛学界的一大盛事。桓温评价习凿齿:然徒三十年看儒书,不如一诣习主薄。襄阳为晋室收复后,习凿齿被征国史职事。习凿齿在文学,佛学的辉煌成就姑且不论,单凭一部《汉晋春秋》五十四卷就名垂史册。轮得上谁来说长道短?无知后辈整日闲的无聊,说习凿齿造假,请问习凿齿造假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一千多年前的习凿齿未卜先知,知道一千多年后新中国成立后,会把襄阳城,樊城合起来称作“襄樊”?还是一千多年前的古人已经在搞旅游开发,专门造假?习凿齿作为一个史学家,无来由的造个假干什么?专门留与后人来毁谤?如果他造假,为什么当时的文人,史学家没有人说,等到一千多年后再让无知之徒歪搅蛮缠?整日诽谤今人,抵诽古人,提一些无聊的问题,不知想干什么?中国上下五千年,能写能研究能聊的话题多了去,这无知无聊的话题该打住了吧,腻歪!
这次我支持作者说的,那个叫 飘逸的历史 的东西连民族英雄夜宿南阳手书后出师表都说是假的,这种人的用心何等险恶,简直是颠覆历史一派胡言,这种颠覆历史的人应该人人得而诛之
诸葛亮说的很清楚,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现在教科书注释也写的很清楚,南阳今河南南阳。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南阳指的是襄阳西南方!
关于"襄樊说"里的假隆中 再给不懂中国历史韩国襄阳人普及下中国历史: 一,那时候南阳不是曹操势力范围,否则刘备敢去南阳城北二十公里博望坡放????吗? 二、南阳新野离南阳城一马平川,一天一来回,离襄樊较远,隔着大汉江,汉江渡口且有刘表重兵把守,三人冒着大雪三次六来回渡江可能吗?过江后去号曰的假隆中还需一段距离,一天可以吗?
这次我支持作者说的,那个叫 飘逸的历史 的东西连民族英雄夜宿南阳手书后出师表都说是假的,这种人的用心何等险恶,简直是颠覆历史一派胡言,这种颠覆历史的人应该人人得而诛之
“襄樊说”是什么意思?这是从哪个星球来的文盲提的问题,不但不知中国古代史,连现代史都不知道,“襄樊“一词从何时才有的,你说“襄樊说”的祖宗习凿齿,习老先生岂非一头雾水?习凿齿是东晋的史学家,文学家,佛学家。是襄阳望族襄阳侯习郁的后人。习凿齿精通史学,佛学,玄学,曾邀高僧释道安到襄阳弘法,是当时佛学界的一大盛事。桓温评价习凿齿:然徒三十年看儒书,不如一诣习主薄。襄阳为晋室收复后,习凿齿被征国史职事。习凿齿在文学,佛学的辉煌成就姑且不论,单凭一部《汉晋春秋》五十四卷就名垂史册。轮得上谁来说长道短?无知后辈整日闲的无聊,说习凿齿造假,请问习凿齿造假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一千多年前的习凿齿未卜先知,知道一千多年后新中国成立后,会把襄阳城,樊城合起来称作“襄樊”?还是一千多年前的古人已经在搞旅游开发,专门造假?习凿齿作为一个史学家,无来由的造个假干什么?专门留与后人来毁谤?如果他造假,为什么当时的文人,史学家没有人说,等到一千多年后再让无知之徒歪搅蛮缠?整日诽谤今人,抵诽古人,提一些无聊的问题,不知想干什么?中国上下五千年,能写能研究能聊的话题多了去,这无知无聊的话题该打住了吧,腻歪!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Enrei

Enrei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