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四帖到底是不是张旭的作品?

我十分喜欢张旭的古诗四帖,也时常浏览关于古诗四帖的相关文章,近年考据之风盛行把历史上很多优秀作品都认定为伪作,比如自叙帖,古诗四帖等,启功先生将古诗四帖定为宋人书,原因是改玄为丹避宋人讳,我认为此说也值得商榷,就像法律规定不能杀人,世上就没有杀人犯了显然不对,甚至还有著名鉴定家说此作艺术水平极为低劣,真让人怀疑此鉴定家懂不懂草书,虽然此书太绕,但这正是其特色所在,把绕去掉了这还是古诗四帖吗?本人还是认为董其昌认定作者为张旭是正确的,原因有三:一是此书从时代分析符合大唐的时代特色,大唐以肥为美,国力昌盛,此帖正反映出我殃殃大国的气概。二,从传承来看颜真卿曾从张旭学书法,颜的祭侄文稿,特别是刘中使帖简直和古诗四帖一个模子出来,这种传承关系十分明显,古诗四帖和刘中使帖都是内松外紧,颜真卿楷书从多宝塔的内紧外松到家庙碑的内松外紧可能就受到了张旭草书内松外紧的启示。三,中国狂草史上最著名的二件作品一是自叙帖,二是古诗四帖,这难道是偶然巧合吗?能够写下如此藐视天地,笑傲王候的作品的作者难道在书史不会留下名字?此作若不是张旭所为,哪又是谁?请找出来,难道是个无名小卒写的被历史遗忘了?你们认为呢?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从笔法上看不像,结合张旭其他被流传的作品和其弟子们的作品运笔相比较,很明确的说古诗四帖不是他写的。张旭笔法据说出神入化,但古诗四帖的笔法并无多变性,尤其后三首就更不出彩,还不如前一首写的有神韵,据说前一首是后人补录的,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如果前一首也像后三首那样起笔运笔,我相信这古诗四帖不会留传至今,也正因为前后反差巨大,古诗四帖才有了其特有的光彩。另外古诗四帖被欣赏的更多的是章法,这是很有研究价值的,书写者笔力不凡,整幅作品的字,虽然笔法不是出神入化,但字的架构和力道都恰如其分,这就是难得的地方,可见书写者功力不凡,这就是此贴被尊为圣物的原因所在,此贴要从运笔上看,此贴确是唐朝以前的古物,但具体是谁真的没有考证,毕竟高手众多,民间也不一定就没有高手是吧。
我个人认为不是张旭的真迹,不仅不是真迹,就是仿本都失真严重!咱们看这段草书,第一行下面与第二行下面太接近了,而且几个字对诗在正中的位置,怎么看都呆板的很,试问,一代草书大师 张旭会犯如此低级的毛病?我不信!我们再看肚痛贴,有这样的现象吗?没有!这才是大师的水平!其实,古诗四首的字,真的无法与肚痛贴相提并论,简直是天壤之别!而且,我可以判断,这个临张旭古诗四首之人草书认知很一般个水平,如果不是沾了草圣的光,早被骂得狗血喷头了!
冠名张旭的《古诗四帖》根本不是张旭写的。笔者早已在网上发表文章了,请在网上搜张旭古诗四帖辨伪的文章,如搜不到可以上雅昌艺术网中我的官网搜一下。这里先讲三点关键问题:一、启功先生早说过丹水的丹字是避宋代皇帝名讳的玄字而改的。二、写《古诗四帖》的蓝色纸唐代还没有。三、《古诗四帖》中很多字不是自然写出来的,是伪造时描画出来的,有很多做出来的笔画,先上四个供鉴定。如第一个散字的笔顺不对。因此,这件赝品应是宋代或明代人伪造。
古帖就一垃圾,根本不用什么复杂的方法辨别,从线条上一望而知!通篇败笔!
不能绝对说《草书四帖》一定是张长史手笔,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如有心人能对原件(现藏辽宁博物馆)作碳同位素分析,也许能确定原件是否与张旭在世时期创作。但这也不能确定是张旭大作。也许考古发掘能找到确证,且不只一条证据("孤证存疑″),才能证明是否为张旭所作。从风格上看,《古诗四帖》浑厚而端壮,确与《大草千字文》、《心经》等碑刻相差甚远,但绝不能因这一点证明《古诗四帖》绝非张长史大作。理由如下:首先,一个书法家的作品风格并非一成不变,考察任何一个书法家,年青、中年与晚年的作品风格多不一致。如太一致,常没大的影响。(现代书家风格常定型太早,如周慧珺,对其发展反成障碍。)其次,《古诗四帖》为真迹,写于五色绢上,《心经》与《千字文》为刻帖翻印,两者之间肯定会呈现不同面貌。在此期待有证据证实或证伪。
张旭传世的书法就那么几件,而且多无落款,尤其古诗四帖,因为诸多因素,更加扑朔迷离,历来说法不一,争议不断,难辨真伪。一、无落款。二、南宋之前,误认为是谢灵运所书。三、仅凭董其昌认定为张旭真迹,延续至今。四、谢稚柳、启功等权威人士,都有评说,亦真伪意见不一,缺少有力证据。 五、“丹”、“玄”之说,版本很多,一说避讳谢灵运祖父谢玄,庾信将“玄水”、改为“丹水”;一说避讳唐玄宗之名,将“玄”改为“元”。 六、张旭所传的经典草书作品,大都难辨真伪,而且风格不一,无从比较。时隔千余年的今天,恐怕更加难以辨别此帖的真伪,即使专业权威人士也无从考证。其实,对于是否真迹,与我辈习书者而言,并无多大实际意义,无论真假,都不影响它在书法史上,独一无二的大草经典之地位。为了更好地理解此帖风格,我们可以把古诗四帖与张旭的其它草书作品作一比较分析:般若波罗蜜心经:如同古诗四帖,也是一件真假有争议的作品,甚至有人认为出自王羲之之手。此作草法如行楷,法度谨严,字字交代清晰。都说张旭性格豪放,近似狂颠,而他写此心经,非常理性,感觉不到丝毫的狂野。点画以篆隶笔法,方圆并举,提按、使转明显,结体紧密,而笔势取斜视,纵横奇生。通篇节奏没有大起大落的起伏。肚疼帖:这也是一件传为张旭所作。寥寥数行,节奏非常自然,气贯意连。有评论说,是张旭肚子痛不可堪,无心之作,似有道理。既无古诗四帖“矫情”,也无心经之谨严,点画笔法婉转自如,似云烟缭绕,神奇意趣皆盎然,而不失法度。千字文:千字文虽非真迹,为翻刻碑石,而通篇气势可谓一泻千里,时而横云断山,时而长驱直入,姿态狂颠,最符合张旭草书风格特点,如果是真迹,应是张旭草书最杰出之作。而古诗四帖,通篇草法不如心经严谨,不如肚痛帖自然,不如千字文的气势。笔法上不如心经果断,不如肚痛帖细腻,不如千字文丰富。但它如一笔书,笔法松弛,笔势婉转而跌宕起伏,轻重、疏密、呼应等节奏变化丰富,参差历落,字字连贯。它也有不足之处,例如笔力时有飘弱之感,通篇的章法,与跌宕起伏的字势不相称,缺少节奏上的自然变化,这与肚痛帖的气贯意连之章法,有明显不足。了解这些特点,才是真正明白此帖真伪的关键所在。
古帖就一垃圾,根本不用什么复杂的方法辨别,从线条上一望而知!通篇败笔!
我个人认为不是张旭的真迹,不仅不是真迹,就是仿本都失真严重!咱们看这段草书,第一行下面与第二行下面太接近了,而且几个字对诗在正中的位置,怎么看都呆板的很,试问,一代草书大师 张旭会犯如此低级的毛病?我不信!我们再看肚痛贴,有这样的现象吗?没有!这才是大师的水平!其实,古诗四首的字,真的无法与肚痛贴相提并论,简直是天壤之别!而且,我可以判断,这个临张旭古诗四首之人草书认知很一般个水平,如果不是沾了草圣的光,早被骂得狗血喷头了!
不能绝对说《草书四帖》一定是张长史手笔,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如有心人能对原件(现藏辽宁博物馆)作碳同位素分析,也许能确定原件是否与张旭在世时期创作。但这也不能确定是张旭大作。也许考古发掘能找到确证,且不只一条证据("孤证存疑″),才能证明是否为张旭所作。从风格上看,《古诗四帖》浑厚而端壮,确与《大草千字文》、《心经》等碑刻相差甚远,但绝不能因这一点证明《古诗四帖》绝非张长史大作。理由如下:首先,一个书法家的作品风格并非一成不变,考察任何一个书法家,年青、中年与晚年的作品风格多不一致。如太一致,常没大的影响。(现代书家风格常定型太早,如周慧珺,对其发展反成障碍。)其次,《古诗四帖》为真迹,写于五色绢上,《心经》与《千字文》为刻帖翻印,两者之间肯定会呈现不同面貌。在此期待有证据证实或证伪。
从笔法上看不像,结合张旭其他被流传的作品和其弟子们的作品运笔相比较,很明确的说古诗四帖不是他写的。张旭笔法据说出神入化,但古诗四帖的笔法并无多变性,尤其后三首就更不出彩,还不如前一首写的有神韵,据说前一首是后人补录的,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如果前一首也像后三首那样起笔运笔,我相信这古诗四帖不会留传至今,也正因为前后反差巨大,古诗四帖才有了其特有的光彩。另外古诗四帖被欣赏的更多的是章法,这是很有研究价值的,书写者笔力不凡,整幅作品的字,虽然笔法不是出神入化,但字的架构和力道都恰如其分,这就是难得的地方,可见书写者功力不凡,这就是此贴被尊为圣物的原因所在,此贴要从运笔上看,此贴确是唐朝以前的古物,但具体是谁真的没有考证,毕竟高手众多,民间也不一定就没有高手是吧。
冠名张旭的《古诗四帖》根本不是张旭写的。笔者早已在网上发表文章了,请在网上搜张旭古诗四帖辨伪的文章,如搜不到可以上雅昌艺术网中我的官网搜一下。这里先讲三点关键问题:一、启功先生早说过丹水的丹字是避宋代皇帝名讳的玄字而改的。二、写《古诗四帖》的蓝色纸唐代还没有。三、《古诗四帖》中很多字不是自然写出来的,是伪造时描画出来的,有很多做出来的笔画,先上四个供鉴定。如第一个散字的笔顺不对。因此,这件赝品应是宋代或明代人伪造。
张旭传世的书法就那么几件,而且多无落款,尤其古诗四帖,因为诸多因素,更加扑朔迷离,历来说法不一,争议不断,难辨真伪。一、无落款。二、南宋之前,误认为是谢灵运所书。三、仅凭董其昌认定为张旭真迹,延续至今。四、谢稚柳、启功等权威人士,都有评说,亦真伪意见不一,缺少有力证据。 五、“丹”、“玄”之说,版本很多,一说避讳谢灵运祖父谢玄,庾信将“玄水”、改为“丹水”;一说避讳唐玄宗之名,将“玄”改为“元”。 六、张旭所传的经典草书作品,大都难辨真伪,而且风格不一,无从比较。时隔千余年的今天,恐怕更加难以辨别此帖的真伪,即使专业权威人士也无从考证。其实,对于是否真迹,与我辈习书者而言,并无多大实际意义,无论真假,都不影响它在书法史上,独一无二的大草经典之地位。为了更好地理解此帖风格,我们可以把古诗四帖与张旭的其它草书作品作一比较分析:般若波罗蜜心经:如同古诗四帖,也是一件真假有争议的作品,甚至有人认为出自王羲之之手。此作草法如行楷,法度谨严,字字交代清晰。都说张旭性格豪放,近似狂颠,而他写此心经,非常理性,感觉不到丝毫的狂野。点画以篆隶笔法,方圆并举,提按、使转明显,结体紧密,而笔势取斜视,纵横奇生。通篇节奏没有大起大落的起伏。肚疼帖:这也是一件传为张旭所作。寥寥数行,节奏非常自然,气贯意连。有评论说,是张旭肚子痛不可堪,无心之作,似有道理。既无古诗四帖“矫情”,也无心经之谨严,点画笔法婉转自如,似云烟缭绕,神奇意趣皆盎然,而不失法度。千字文:千字文虽非真迹,为翻刻碑石,而通篇气势可谓一泻千里,时而横云断山,时而长驱直入,姿态狂颠,最符合张旭草书风格特点,如果是真迹,应是张旭草书最杰出之作。而古诗四帖,通篇草法不如心经严谨,不如肚痛帖自然,不如千字文的气势。笔法上不如心经果断,不如肚痛帖细腻,不如千字文丰富。但它如一笔书,笔法松弛,笔势婉转而跌宕起伏,轻重、疏密、呼应等节奏变化丰富,参差历落,字字连贯。它也有不足之处,例如笔力时有飘弱之感,通篇的章法,与跌宕起伏的字势不相称,缺少节奏上的自然变化,这与肚痛帖的气贯意连之章法,有明显不足。了解这些特点,才是真正明白此帖真伪的关键所在。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老山羊

老山羊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