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中为什么六言诗的比较少?

古诗中为什么六言诗的比较少?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谢邀。六言诗虽不多见,但也不是没有,比如下面这首唐代卢纶所作的六言诗《送万臣》:把酒留君听琴,谁堪岁暮离心?霜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空阴。人愁荒村路细,马怯寒溪水深。望尽青山独立,更知何处相寻!唐代的六言诗虽然不如五言诗和七言诗那么流行,但其实传世的数量也颇可观。自宋以后,更有不少文人骚客借六言诗来抒怀咏志。但最终也没能成为一个所谓“现象级的产品”,我想大概率是因为它的韵律差了点儿意思,比如像我们这样习惯五言和七言的读者看来,觉得六言诗相较五言就略显拖沓,相较七言又觉意犹未尽吧!
说到古诗,除了长短不齐的古体诗,大家一般印象就是五言诗和七言诗了。六言也是诗?确实是的,诗歌经过不断地发展创造,不但有六言诗,还有八言诗,甚至九言诗。举几个例子,唐李冶的《八至》: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唐卢群的《吴少诚席上作》:祥瑞不在凤凰麒麟,太平须得边将忠臣。 仁得百僚师长肝胆,不用三军罗绮金银。但是相对于大量的五、七言诗来说,这些诗真的只算得上沧海一粟。诗是韵文。这是后期诗脱离音乐后独立成为吟诵作品的定义,因为曲子词,词牌,曲,戏曲等补上、取代了诗的演唱作用。在早期,诗也是用来唱的,属于音乐作品。所以,诗的体制是随着音乐变化而变化的,而汉字文言的二字词结构就成为了诗歌的最小单位。现在可考的最早的诗是《弹歌》:断竹,续竹,飞土,逐肉。砍了竹子,做个弹弓,泥丸射击,追逐鸟兽。后来中原文化发展,音节雅正,就有了《诗经》的四言诗。而楚国当时相当于蛮荒之地,音乐相对复杂,因为落后而不整饬,所以以楚乐为调的楚辞则属于五七杂言。随着大汉朝的统一,民族文化大交融,胡乐大量涌入,为了配合音乐升级,就有了五言,六言,七言,八言的诗歌。但是由于音乐相对来说还是简单,五言就足够使用,所以当时还是以五言诗最为流行。六言诗的结构为“2+2+2”,八言诗的结构为“4+4”,又可以再拆分为“2+2+2+2”,其实是倒退成为两句四言诗,或者分成“2+2+4”的散句形式。后来唐宋音乐再度升级复杂起来,长短句的词牌精巧结构直接就改变了诗歌句子越写越长的趋势,也逐渐让诗摆脱了音乐而独立存在。六言诗、八言诗作为诗歌结构上的一种尝试可以说是失败的,最终逐渐消亡。汉字的双音节词是最小结构,双音节加单音节的结构,则最灵活。在诗成为吟诵体后,五七言依然是主流。 比如五言,是“2+2+1”的结构,其本质是“4+1”,这是对四言的回归;也可以是“2+3”,或者“2+1+2”,都是对二言的回归。中间穿插单音节字,体现了音节的多变和灵活。 七言诗其实是五言再加上一个双音节词,道理是一样的。而偶数音节的句子,因为没有灵活添加的单音节,会给人呆板的印象,四言还不那么明显,而六言、八言就别扭了。但是六言相对于八言诗,九言诗又好点,所以历史上好作品也有一些,大都属于开创和尝试,无法成为主流。如王维的《辋川六言》,举一首作例:采菱渡头风急,杖策村西日斜。杏树坛边渔父,桃花源里人家。也挺不错吧?只是念起来不紧不慢,这就是没有单音节的六言诗天生的缺陷。一家之言,欢迎指正评论。喜欢请点赞并关注,谢谢。
六字的诗读起来不如五字或七字的有韵味。所以大家熟知的六字古诗很少。即使王维这么有名的,他写的六字古诗也有鲜有人知。例:《田园乐七首.其六》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读时始终感到缺了点什么。
山高路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有彭大将军!
先贴一首毛泽东的六言诗,估计很多人都读过: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六言诗句式在诗经便有出现,而每句均六字齐言的古体诗,最早是汉·孔融的六言诗 : 六言三首.其二(汉·孔融) 郭李分争为非。迁都长安思归。 瞻望关东可哀。梦想曹公归来。 而相传更早的西汉谷永和东方朔的六言诗,则均未见过。到初唐起,六言诗又分为古体和律体,但均不算流行,王维写过几首:田园乐七首(其六)押先韵(唐·王维)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 花落家童未埽,莺啼山客犹眠。 在之后各代均有诗人尝试,但总体数量均不多,个人认为,只能算是一种创作实践,其始终未获得发展。 宋词中有不小六言句式,元曲中也有六言为主的散曲,如《天净沙》。但这都是配乐演唱的,不属于诗的范围。六言诗的研究,则以明.徐师曾 《文体明辨·六言诗》;清 .赵翼 《陔馀丛考·六言诗》两著较成体系。 在古体诗至近体诗的发展中,六言诗之所以完败于五言诗和七言诗,个人觉得,主要原因有两点: 一是六言的句式结构单一,基本上就是2/2/2的句式,不似五、七言句式可变。特别是缺单一字的动词可炼,使句子显得平淡无奇。 二是音律上的缺点,我们知道,汉语是双音节构词。六言句极易变成三个双音节词并列,缺乏抑扬顿挫。而五言则可利用第三个仄声字(七言第五字)的音调升降变化,更好地表现诗人的情感。当然,六言诗也不是一无是处,明.陆时雍认为:“诗四言优而婉,五言直而倔,七言纵而畅,三言矫而掉,六言甘而媚,杂言芬葩,顿跌起伏。" 最后贴一首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六律”作结: 六言律诗《送万臣》(唐.卢纶) 把酒留君听琴,谁堪岁暮离心? 霜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空阴。 人愁荒村路细,马怯寒溪水深。 望尽青山独立,更知何处相寻。
古风.七夕今夜月明如水,遥看牛郎织女。天上相思一载,人间情系几缕。秋风还忆当年,白发又添些许
谢邀。六言诗对比五言,七言,四言诗的确少了点。但是总体数量还算不太少。唐代以前很少有六言诗。大概比较通用的说法是六言诗非天地之正音,和六言诗难工的说法。记得西晋时期的文学家挚虞,或许一诺记错了,反正有这么一个人吧。说,雅音之韵,四言为正。其他体虽然极备曲折,而非正音。不确定是不是原话,大概意思就是这么回事。挚虞认为诗文分为,三,四,五,六,七,九言诗,唯独四言属于天地正音,其他都是旁门左道。这个是一诺见过最早提出来有关诗音的记载。第二个说法洪迈在容斋随笔里说的一句话,六言诗难工。具体章节一诺忘了。这句话洪迈是说过的,而且还记录了唐代诗有几首六言。一诺忘记了原文怎么说,还特意翻了一下唐代的诗,几乎很少见六言诗。后来也仔细读过那些诗,的确不够响亮,一诺始信洪迈所言非虚。第三个说法是一诺个人见解,虽然难备大家之说,这里也不妨分享给大家。主要是综合以上两点而言。诗中有云,下字贵响,五言诗第三字,七言第五字,都可以说是干响竭云。而六言诗绝对找不到一个响字。这个可以说从某种角度印证了六言非天地之音的说法。一句诗难以叫响叫圆,自然难工。
感谢邀请,这个问题还真没注意过,人们接触的都是五言,七言古诗居多,六言,四言可属于词一类的,也有它的特点,五论是五言七言还是四言六言,只要是韵律做到了,内容耐读有深意,都是很好的,不必拘泥于形式。
问题:古诗中为什么六言诗的比较少?前言六言诗比起五、七言诗确实少得多,但也绝不罕见,从南北朝后期到清朝都有作品创世。明万历年间,黄凤池编纂了一本《六言唐诗画谱》,可见对于六言诗很早就有人注意并研究。另外李攀龙的《六言诗选》、杨慎(“滚滚长江东逝水”作者)的《古六言诗》都是比较有影响的六言诗选本。下面老街例举一些有影响的六言诗。一、前秦的六言诗 诗经与楚辞《诗经》的齐言诗(诗中每句字数一样)多是四言诗,六言诗句都出在杂言诗里,例如《国风·邶风·北门》:王事适我,【政事一埤益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谪我。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遗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摧我】。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在《诗经》中没有完整连续的六言诗句,在楚辞《九辩》才能见到连续的六言诗句:........忼慨绝兮不得,中瞀乱兮迷惑。私自怜兮何极?心怦怦兮谅直。皇天平分四时兮,窃独悲此凛秋。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二、汉朝的六言诗据传说第一个有据可查的六言诗作者,是成语“举案齐眉”的主人公之一汉朝人梁鸿,其《适吴诗》中有不少没有实际意义的的“兮”, 这种骚体诗的风格和严格的六言诗有些区别。逝旧邦兮遐征,将遥集兮东南。心惙怛兮伤悴,志菲菲兮升降.欲乘策兮纵迈,疾吾俗兮作谗。竞举枉兮措直,咸先佞兮唌唌.固靡臱兮独建,冀异州兮尚贤。聊逍摇兮遨嬉,缵仲尼兮周流.傥云鷪兮我悦,遂舍车兮即浮。过季札兮延陵,求鲁连兮海隅.虽不察兮光貌,幸神灵兮与休。惟季春兮华阜,麦含含兮方秀.哀茂时兮逾迈,愍芳香兮日臭。悼吾心兮不获,长委结兮焉究!口嚣嚣兮余讪,嗟恇恇兮谁留?三、魏晋南北朝的六言诗我们看到的规范六言诗出现在建安时期,让梨的孔融有三首六言诗:汉家中叶道微,董卓作乱乘衰,僭上虐下专威,万官惶怖莫违,百姓惨惨心悲。........郭李纷争为非,迁都长安思归。瞻望关东可哀,梦想曹公归来 。.......从洛到许巍巍,曹公忧国无私,减去厨膳甘肥。群僚率从祁祁,虽得俸禄常饥,念我苦寒心悲。四、唐朝的六言诗据说《全唐诗》里据说一共有六言诗75首,其中王维的《田园乐》组诗最有名。 又叫做《 辋川六言》:厌见千门万户,经过北里南邻。官府鸣珂有底,崆峒散发何人。再见封侯万户,立谈赐璧一双。讵胜耦耕南亩,何如高卧东窗。采菱渡头风急,策杖林西日斜。杏树坛边渔父,桃花源里人家。萋萋春草秋绿,落落长松夏寒。牛羊自归村巷,童稚不识衣冠。山下孤烟远村,天边独树高原。一瓢颜回陋巷,五柳先生对门。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酌酒会临泉水,抱琴好倚长松。南园露葵朝折,东谷黄粱夜舂。大名鼎鼎的李白、王建、岑参、刘长卿等人都有六言诗传世。 女诗人鱼玄机的《隔汉江寄子安》,平仄协调、对仗工整, 是类似于格律诗的六言诗:江南江北愁望,相思相忆空吟。鸳鸯暖卧沙浦,鸂鶒闲飞橘林。烟里歌声隐隐,渡头月色沈沈。含情咫尺千里,况听家家远砧。刘长卿《谪仙怨》:晴川落日初低,惆怅孤舟解携。鸟向平芜远近,人随流水东西。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独恨长沙谪去,江潭春草萋萋。五、宋朝的六言清朝人严长明编《千首宋人绝句》,收录有黄庭坚、苏轼、杨万里、秦观、陆游、王安石、范成大等诗人的六言绝句98首,这里录两首宋人的六言绝句。苏轼《自题金山画像》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王安石的六言绝句《题西太一宫壁》两首:柳叶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三十六陂春水,白头想见江南。三十年前此地,父兄持我东西。今日重来白首,欲寻陈迹都迷。结束语至于六言诗为什么一直没有达到五言、七言的主流地位。清代学者赵翼在其《陔余丛考》中解释说:盖此体本非天地自然之音节,故虽工而终不入大方之家耳。赵翼就是那个写了‘江山代有才人出’的大诗人: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他说六言诗不符合自然发声的节奏,所以没有被众多的大诗人们所看重。因此六言诗留下的作品也不多。@老街味道
说到古诗,除了长短不齐的古体诗,大家一般印象就是五言诗和七言诗了。六言也是诗?确实是的,诗歌经过不断地发展创造,不但有六言诗,还有八言诗,甚至九言诗。举几个例子,唐李冶的《八至》: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唐卢群的《吴少诚席上作》:祥瑞不在凤凰麒麟,太平须得边将忠臣。 仁得百僚师长肝胆,不用三军罗绮金银。但是相对于大量的五、七言诗来说,这些诗真的只算得上沧海一粟。诗是韵文。这是后期诗脱离音乐后独立成为吟诵作品的定义,因为曲子词,词牌,曲,戏曲等补上、取代了诗的演唱作用。在早期,诗也是用来唱的,属于音乐作品。所以,诗的体制是随着音乐变化而变化的,而汉字文言的二字词结构就成为了诗歌的最小单位。现在可考的最早的诗是《弹歌》:断竹,续竹,飞土,逐肉。砍了竹子,做个弹弓,泥丸射击,追逐鸟兽。后来中原文化发展,音节雅正,就有了《诗经》的四言诗。而楚国当时相当于蛮荒之地,音乐相对复杂,因为落后而不整饬,所以以楚乐为调的楚辞则属于五七杂言。随着大汉朝的统一,民族文化大交融,胡乐大量涌入,为了配合音乐升级,就有了五言,六言,七言,八言的诗歌。但是由于音乐相对来说还是简单,五言就足够使用,所以当时还是以五言诗最为流行。六言诗的结构为“2+2+2”,八言诗的结构为“4+4”,又可以再拆分为“2+2+2+2”,其实是倒退成为两句四言诗,或者分成“2+2+4”的散句形式。后来唐宋音乐再度升级复杂起来,长短句的词牌精巧结构直接就改变了诗歌句子越写越长的趋势,也逐渐让诗摆脱了音乐而独立存在。六言诗、八言诗作为诗歌结构上的一种尝试可以说是失败的,最终逐渐消亡。汉字的双音节词是最小结构,双音节加单音节的结构,则最灵活。在诗成为吟诵体后,五七言依然是主流。 比如五言,是“2+2+1”的结构,其本质是“4+1”,这是对四言的回归;也可以是“2+3”,或者“2+1+2”,都是对二言的回归。中间穿插单音节字,体现了音节的多变和灵活。 七言诗其实是五言再加上一个双音节词,道理是一样的。而偶数音节的句子,因为没有灵活添加的单音节,会给人呆板的印象,四言还不那么明显,而六言、八言就别扭了。但是六言相对于八言诗,九言诗又好点,所以历史上好作品也有一些,大都属于开创和尝试,无法成为主流。如王维的《辋川六言》,举一首作例:采菱渡头风急,杖策村西日斜。杏树坛边渔父,桃花源里人家。也挺不错吧?只是念起来不紧不慢,这就是没有单音节的六言诗天生的缺陷。一家之言,欢迎指正评论。喜欢请点赞并关注,谢谢。
六字的诗读起来不如五字或七字的有韵味。所以大家熟知的六字古诗很少。即使王维这么有名的,他写的六字古诗也有鲜有人知。例:《田园乐七首.其六》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读时始终感到缺了点什么。
古风.七夕今夜月明如水,遥看牛郎织女。天上相思一载,人间情系几缕。秋风还忆当年,白发又添些许
谢邀。六言诗对比五言,七言,四言诗的确少了点。但是总体数量还算不太少。唐代以前很少有六言诗。大概比较通用的说法是六言诗非天地之正音,和六言诗难工的说法。记得西晋时期的文学家挚虞,或许一诺记错了,反正有这么一个人吧。说,雅音之韵,四言为正。其他体虽然极备曲折,而非正音。不确定是不是原话,大概意思就是这么回事。挚虞认为诗文分为,三,四,五,六,七,九言诗,唯独四言属于天地正音,其他都是旁门左道。这个是一诺见过最早提出来有关诗音的记载。第二个说法洪迈在容斋随笔里说的一句话,六言诗难工。具体章节一诺忘了。这句话洪迈是说过的,而且还记录了唐代诗有几首六言。一诺忘记了原文怎么说,还特意翻了一下唐代的诗,几乎很少见六言诗。后来也仔细读过那些诗,的确不够响亮,一诺始信洪迈所言非虚。第三个说法是一诺个人见解,虽然难备大家之说,这里也不妨分享给大家。主要是综合以上两点而言。诗中有云,下字贵响,五言诗第三字,七言第五字,都可以说是干响竭云。而六言诗绝对找不到一个响字。这个可以说从某种角度印证了六言非天地之音的说法。一句诗难以叫响叫圆,自然难工。
山高路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有彭大将军!
先贴一首毛泽东的六言诗,估计很多人都读过: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六言诗句式在诗经便有出现,而每句均六字齐言的古体诗,最早是汉·孔融的六言诗 : 六言三首.其二(汉·孔融) 郭李分争为非。迁都长安思归。 瞻望关东可哀。梦想曹公归来。 而相传更早的西汉谷永和东方朔的六言诗,则均未见过。到初唐起,六言诗又分为古体和律体,但均不算流行,王维写过几首:田园乐七首(其六)押先韵(唐·王维)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 花落家童未埽,莺啼山客犹眠。 在之后各代均有诗人尝试,但总体数量均不多,个人认为,只能算是一种创作实践,其始终未获得发展。 宋词中有不小六言句式,元曲中也有六言为主的散曲,如《天净沙》。但这都是配乐演唱的,不属于诗的范围。六言诗的研究,则以明.徐师曾 《文体明辨·六言诗》;清 .赵翼 《陔馀丛考·六言诗》两著较成体系。 在古体诗至近体诗的发展中,六言诗之所以完败于五言诗和七言诗,个人觉得,主要原因有两点: 一是六言的句式结构单一,基本上就是2/2/2的句式,不似五、七言句式可变。特别是缺单一字的动词可炼,使句子显得平淡无奇。 二是音律上的缺点,我们知道,汉语是双音节构词。六言句极易变成三个双音节词并列,缺乏抑扬顿挫。而五言则可利用第三个仄声字(七言第五字)的音调升降变化,更好地表现诗人的情感。当然,六言诗也不是一无是处,明.陆时雍认为:“诗四言优而婉,五言直而倔,七言纵而畅,三言矫而掉,六言甘而媚,杂言芬葩,顿跌起伏。" 最后贴一首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六律”作结: 六言律诗《送万臣》(唐.卢纶) 把酒留君听琴,谁堪岁暮离心? 霜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空阴。 人愁荒村路细,马怯寒溪水深。 望尽青山独立,更知何处相寻。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王二麻子

★王二麻子

  • 0
    经验
  • 0
    粉丝
  • 0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