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转载】《爱情天梯》一个老汉用半个世纪,凿出6000多级阶梯,只是为了一个人......

        爱情天梯曾经是轰动中国的一个爱情故事,半个世纪的旷世情缘,6000多级的爱情天梯,50多年的相濡以沫。他们远离尘世喧嚣,与世隔绝的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两位老人的感情打动了我,今天让我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爱情。 一个曾经轰动全国的故事,半个世纪的旷世情缘。

        简介:上世纪五十年代,四川江津农家青年刘国江爱上了大他十岁的俏寡妇徐朝清。为了躲避世人的流言,他们携手私奔至深山老林。为让徐朝清出行安全,刘国江一辈子都忙着在悬崖峭壁上凿石梯通向外界,如今已有6208级,被称为“爱情天梯”。  

     谁说缘分没有天定?谁说没有一见钟情?五十年前的那一幕,就像隔了半个世纪的风,缓缓一掀,还是含满了绿意,吹开了他心中永恒的春天。  

     那一天,鞭炮声声,唢呐阵阵,她乘一座花轿来到村前,他正和一群顽童在村中嬉戏,见了花轿便尾随其后。因为,几天前,他磕断了门牙。山村有个习俗,掉了门牙的孩子只要让新娘子摸一摸嘴巴,新牙就会长出来,母亲迫切希望这位新娘子能让他的牙得以新生。  

    母亲拉着他到轿子前,新娘子从轿子里手一伸,如葱如兰的手指便放在他的嘴里,他止不住流了口水,紧张地一吸,却咬住了她的手指,只见轿帘被她一掀,面如天仙的新娘子正含哝带嗔目视着他。待轿子走远,他还在那里发呆……  

     那一年,他六岁,她十六岁。 

  他只听见“砰砰”地心跳声,也听见旁边的大嫂戏谑:“发啥子癫嘛!你长大了也要找个这么漂亮的媳妇。”   

       从此,不管谁开玩笑问他长大要娶什么样的媳妇,他总是认真地说:“就像徐姑姑那样的人儿!”           徐姑姑从此便是那位印在他心上的新娘子,但直到他长成一个帅小伙,他也只敢用余光看她。在他心中,她是那样的尊贵,只觉得只要稍微正眼看她一下就会脏了她。    

     而她十三岁“欢喜”,十六岁“交代”,二十六岁却因丈夫去世而成了寡妇。婆家说她克夫,于是她独自带着四个孩子,没吃的,就背着孩子到山上拾野生菌,一斤三分钱的盐买不起,她就编草鞋卖,一双卖五分钱。   

       十六岁的他看在眼上,急在心上,想帮她,又怕被拒绝,被别人笑话。直到那天,她和孩子掉进河里,他跳进河里救起了她们母子,他才第一次正眼看她。之后他就经常主动帮她担水,砍柴,照应家务。如此四年,互相的眼光渐渐有了别样的情愫。

   然而,她不但比他大整整十岁,还是带着四个孩子的寡妇,闲言碎语如同一张无形的大网,紧紧地笼罩在“大逆不道”的他们头上。他们喘口气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于是,一九五六年二月一天早上,村里人发现她和四个孩子突然是失踪了,同时失踪的还有二十岁的他。 

  四十多年后,二零零一年的中秋,一队户外旅行者在原始森林身临其境探险时,发现罕无人迹的高山深处竟然住着两位老人。他们仿佛生活在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点的是他亲手做的煤油灯,住的是简陋的泥房,而以前没有屋子时住的是山洞。他们在自己开垦的田地上耕种,自给自足。他们就是几十年前失踪的他和她。  

    这几十年来,他们添了孩子也添了更浓的爱情。然而他并不懂什么叫爱情,他只是从上山那年起,每到农闲时,拿着铁榔头带着几个煮熟的红薯一早出门,在悬崖峭壁上凿路——他怕她出门摔跟头。             整整五十多年,铁钎凿烂了二十多根。他一手一手凿出了6208级的阶梯,每一级的台阶都不会长出青苔,因为每天都会被他用手搽过,这样一来就不会滑……这6208级的石阶,被世人称为“爱情天梯”。而他,也从一个愣头青变成了一个白发老翁。  

     “我心疼,可他总是说,路修好了,我出山就方便了。其实,我一辈子也没出过几次山。”摸摸老伴手上的老茧,她流着泪这样对山外来采访的“凡人”说着。  

     这并不是赚取眼泪虚构的故事。他,叫刘国江,她,叫徐朝清,他们住了五十年的是重庆江津市中山镇一座叫半坡头的高山。

  谁说爱情只是美丽的神话?谁说爱情不能用什么来衡量?   那6000多级的阶梯,就是凿入大山深处的爱的刻度!

    本文转载自天涯,作者为佐王

    

【授权转载】《爱情天梯》一个老汉用半个世纪,凿出6000多级阶梯,只是为了一个人......壹

     第一回 四面山驴友迷路山林 半坡头伉俪神雕侠侣

   这些千古绝唱的爱情都不足为奇,因为在新中国,更有一个令无数人顶礼膜拜的爱情故事,那就是“爱情天梯”!他们都是山民,他不是才子,她也不是大家闺秀。她是一个大他十岁的带着四个孩子俏寡妇,他是一个刚刚长大成人的帅小伙,他们相恋了。为了躲避世俗流言,他们带着孩子私奔到深山老林里,远离现代文明,不离不弃,生死相许,相守五十余年,不愿生同室,但愿死同穴,这才是真正的爱情!如今,借“爱情天梯”的传奇故事,江津中山古镇每年七月七日都要举行盛大的“七夕情人节”…… 

 自从“爱情天梯”的故事广为人知之后,那六千多级蜿蜒于半空中的石阶已经成了全世界亿万对夫妇或恋人的爱情圣地,也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桃花源。 

 这个故事是二零零一年开始才露出水面,为世人所知。那年中秋,重庆渝北鸳鸯镇一队户外旅行者前往江津四面山附近原始森林探险迷路,在原始的深山老林里的腹地走了两天两夜,但见明月清风,古木猿猴,悬崖峭壁,山泉淙淙,却不见人的踪影。 

 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四面山位于重庆江津市南部,是一颗集山、林、水、瀑、石于一身,融幽、险、奇、雄、怪、秀为一体的天然绿色明珠。风景区以丹岩为骨架,以森林为肌肤,以岚烟为神韵,以瀑布为精髓,构成了复杂多样、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独具特色的旅游资源。四面山风景区是一个四季型的旅游胜地。春天,百花怒放,千鸟竞鸣,是回归大自然的理想去处;夏天,山静水幽,四面葱郁,是休闲、避暑的港湾;秋天,层林尽染,山水如画,是心旷神怡的疗养胜地;冬天,银妆素裹,天地合一,是领略南国“北国风光”的天然场所。聂荣臻元帅观看了四面山风光的录影片后,欣然命笔,题写了“四面山风光”。

  四面山地域至今完好地保存着第三世纪以来的植被,生长着3.5亿年前古热带和温热带植物。山上不仅生长有国家级保护植物——观香莲,而且还生长着被科学家称为“恐龙时代的植物活化石”的桫椤树,是目前全世界桫椤树少有的生存地带。桫椤树属蕨类植物,木本,茎高而直,整体高约一至两米多,单细胞无性繁殖,嫩叶可以食用,茎可制淀粉。叶子顶生,片大,羽状分裂,是恐龙主要食用的植物,现在世界上已经很少了,中国只有这个地方的土壤和气候还适宜成片生长这种植物。有人试过,把这里的桫椤树移栽到山外都不能成活。所以,这里的桫椤树不但是中国的珍奇保护树种,而且也是世界性保护的树种,它简直就是恐龙时代的象征,所以被誉为“恐龙时代的植物活化石”。

    那队迷路的驴友不但是户外探险的发烧友,也是珍稀动植物的发烧友。他们组队来四面山探险,其中原因之一就是慕名四面山原始森林里有桫椤这种“恐龙时代的植物活化石”。他们之所以迷路,就是因为在原始森林里分析气候土壤以及空气湿度和日照情况等适合桫椤树生长的条件太投入,并且一路追踪零星生长的桫椤树造成的。可惜的是,他们不但没有找到成片的桫椤林,而且迷路了,真是乐极生悲!  

    他们在原始山森林里转了两天两夜,已经弹尽粮绝,相机手机的电池也没电了,既不能和外界联系,也没有可吃的食物,全队都陷入一种低沉悲观的情绪中。其实,他们不知道,就算他们的手机有电,这个地方也没有信号,根本就不可能和外界联系上。

 那天晚上,他们在一个小溪边搭帐蓬宿营,第二天又被清脆悦耳的鸟声吵醒。此刻,队里每个人都没有刚来时的兴奋和新鲜了,有的只是恐慌和绝望。 

 大家起床后,洗刷完毕,一队友说:“驴友们,车到山前必有路,这深山里到处都是食物,我们不会饿死的……现在,我们最重要是找到野果子,装满全身可装的地方——有了充足的食物之后,我们根椐指南针朝一个方向走,一定会走出原始森林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收拾好帐蓬后,全队沿着溪水方向走去…… 

 忽然一队员看看天看看地,又向四周看看,激动地说:“驴友们,你们看看这里的地形,这里的土壤,这里的日照情况,完全适合成片桫椤树生长,我们上岸去看看——不能因为一片叶子而失去了一片森林啊!” 

 队员们不约而同向四周看看,对桫椤树颇有研究的他们顿时醒悟,于是纷给向岸上跑去,最前面那个队员发出了无比激动欢呼声——  他们惊呆了!  坪坝上山沟里是成片的桫椤林,林间间或露出褐红色的岩层,这是属距今至少六千万年的丹霞地貌。桫椤林郁郁郁葱葱,蔚为大观,树高有一到二米,每棵树都像一把大号的绿伞,羽状分裂的树叶像是一把把大号蒲扇,在微风中荡漾,叶了挨着叶子,就像大海上的波涛,向远处滚滚而去,永不停息…… 

 队员们欣喜万分,围住一棵桫椤树,手牵着手围成一个圆圈,边跳边笑,继而泪流满面,有的人还忘情地吻着树身树叶……他们忘记了迷路,忘记了饥饿,忘记了疲劳,心里眼里只有眼前这些国宝级的海洋般桫椤林! 

 平静之后,一队员说:“凡有灵异处必有灵异事灵异人,你们看,那边还有一条小路,如果附近有人烟,我们就有救了,可以出山了!” 

 大家都说有理,于是小心翼翼走到小路上。小路两边桫椤林密密匝匝,不知通向哪里,一队员说:“向那边走吧!没有人烟的话,再向回走,只要路不断,总会通向山外的。” 

 队员们艰难地行进在山沟中,身边云雾缓缓流动,生活在侏罗纪时代的桫椤树,不时伸出枝叶,挡住去路。脚下是松软的枯枝败叶铺垫而成的小道,落叶蓬松而厚实,脚踏上去,如踩棉絮,“吱吱”作响,显然行人极少。 

 走了不到一小时,正走着,一队员惊呼:“前面山上有石阶路!”

    大家蜂拥而上,来到石阶下。但见石阶沿着山势蜿蜒曲折而上,隐没在半山腰中。半山腰云雾飘浮,队员们站在山脚望不到山顶,只能见到袅袅升腾的云雾在山间游荡。 

 队员们长吁短叹,啧啧称奇,一队员说:“中山古镇明清时代是个大码头,商贾云集,富甲巴蜀,这条台阶山路肯定是当年马帮走的路,可惜现在荒废了!” 

 一队员说:“你们看,石梯上有新鲜的打凿痕迹,撒有新鲜的泥沙,却不见人。我看不是马帮走的路,而是最近人工修筑打磨的石梯,说不定石梯通向山顶呢。不管怎么样,这里或许有人烟,我们上去看看,说不定碰上修路的人——奇迹就要出现了,驴友们!” 

 所有的队员都对深山老林中突然出现的人工修筑的石阶感到好奇和新鲜,他们欢呼着小心翼翼地向石阶上走去,似乎有什么神秘的事情或东西在牵引着他们,吊着他们胃口,他们抱着一定要爬到山顶探个究竟的心情才作罢。 

 二十分钟后,上山的台阶路越来越难走,到后来,石梯在陡峭的石壁上凿出,需要手脚并用才能攀上去,队员们前后大呼“奇迹!过瘾!” 

 石阶路上有的地方是松木搭的桥,走在桥上,头上脚下全是翻滚的云海,感觉像是在天上行走。大多数石梯都建在悬崖峭壁上,路面不足一尺宽。有几处几乎是九十度的垂直峭壁,行进时,上面的台阶快碰着鼻子。这些石梯硬生生嵌在巨石里,云雾中,竖直向上延伸至一堆堆淡淡的云雾之中。再走一段路后,天梯右边是令人望而生畏的万丈深渊,幸好左边的峭壁上有凿出的一个个小坑,可以借力,石梯上面也有凿子新凿的痕迹,撒满防滑的泥沙。显然,这是修路人因地制宜巧思妙想的结果。爬在这样的石梯上,可以想见,任何现代化工具都不能运到山上,是个什么样的能工巧匠仅凭一把铁钎和锤子,以及一双肉手,修筑出这么伟大的工程,简直是人间奇迹!那么,修路人当年是多么艰辛啊!他是用了多长时间修出来的呢?他为什么要在这深山老林里修筑通到天上的石阶路呢?  

    两个小时后,队员们终于爬上他们所不知道的半坡头山顶,有人粗略一数,刚才爬过的石梯竟有六千级之多。回头望去,刚才那些云雾已被抛在脚下,眼前一片丹霞流云,可以看到万顷云海之上的座座山头,如临仙境! 

 队员们于惊奇中来到山顶,四周始终一片寂静。突然,密林中传出窸窸窣窣的响声,他们以为是野兽,吓得不敢动。不一会,只见一男一女两个“野人”背着柴火从林中钻出来。队员们仔细一看,又不像野人,他们都很老了,分明是人的模样,穿着老式蓝布衫。

  队员们走上前去,打着招呼:“幺爸,幺娘,我们是从重庆来的,在这里迷路了,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二位老人都是满脸沟壑纵横,牙齿掉得一颗不剩,穿着洗得发白的“卡基布”带襟蓝衣裤,裹着厚实的白头巾,头巾边显出几缕青丝,少说也有七八十岁年龄。但看他们身上的柴禾,可见他们多么硬朗和结实。  “这里是半坡头,你们是重庆来的,大地方人到这里来做啥子嘛?你们吃了没有?小伙子,我们做饭去,看他们饿的样子,几天没吃饭了。” 

 “来,来,先跟我们过去休息一下……难得,难得,老妈子,重庆人竟然到我们这儿做客来了,天大的喜事呀!他们可是大地方的人哟!” 

 二位老人互相称呼“小伙子”和“老妈子”时,竟然有些嗲,恩爱之情溢于言表。 

 得知队员们来自大城市,走在路上,“小伙子”竟然问了一句:“毛主席他老人家身体可还好?” 

 队员们简直被雷住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能顾左右而言其它…… 

 跟着二位老人,队员们正纳闷为何四周依旧是古木参天,不见人烟,只有空山鸟语,白云蓝天时,突然,密林深处传出一连串狗叫、鸡叫。转过一道弯,眼前豁然开朗,一片菜地围着一幢低矮的土墙屋,屋顶上炊烟袅袅。房前菜地分畦列亩,绿油油的蔬菜长得正好;屋后坡地上种着玉米,还挂着没摘的玉米棒子;门前一道溪水流过,溪边一棵柚子树,水流潺潺;门锁着,门上贴着看不出年代的年画,画着昭君出塞,从画风判断可能是上世纪80年代的;屋檐下堆着的柚子、木块,土墙上挂着的种子,以及门边磨得很光滑、用石块托着的木条凳,显然这都是二位老人家的恩爱的结果。溪边还有几个蜂箱,在峰箱四周蜜蜂飞舞……若非亲眼所见,队员们实在无法想象,在这样的深山老林中居然会有这等人间景象,宛若世外桃源,如诗,如画……简直活脱脱就是杨过小龙女的隐居之所,现代版“神雕侠侣”。 

 “小伙子”打开门,屋内却没有通电,大白天屋里一片漆黑,借着煤油灯,隐约能看见有三间厢房。再看屋内,只有一些简单的自制桌椅板凳和木床,粗糙但结实,桌上一本发黄的《毛主席语录》,还有一盏墨水瓶做的煤油灯,特别显眼。

     吃饭前,一个队员说:“幺爸,幺娘,我帮你们照张像吧,带回去留个纪念——” 

  看到队员们拍照的闪光灯,“老妈子”吓得直往“小伙子”身后躲:“你那个东东恁亮,杀人血脉,莫整了!” 队员们“呵呵”地笑了,说:“这是照像机,可以把你们画出来,就像画像一样!” 

 “老妈子”说:“别耍我,照像都在照像馆里,哪能拿在手上照。小时候,三合场就有照像馆,我还进去看过呢!照像的有钱人身上带有经书,说是避邪,就不整人血脉了。” 

 队员们知道无法解释照像,就叉开了话题,一个队员问:“幺爸,幺娘,你们到过重庆没有?重庆可大可好玩啦!” 

 “小伙子”说:“重庆,听说过,那是天堂,是富人生活的地方,是你们这些人生活的地方,我们去不得,也不能去……我们就在这附近的场镇跑跑,特别是三合场跑得多。三合场大嘛,啥东西都有——换换生活用品,还要天不亮就出发,夜里才能回来哩。” 

 一队员不解,问:“三合场是哪里?” 

 “小伙子”说:“就是中山镇嘛,解放前后就叫三合场,我们习惯了。”

  一队员说:“下次我们带幺爸幺娘去重庆住住,从江津坐火车去,行吗?”

  “老妈子”说:“我们没去过江津,小时候也听人说过火车,想坐一坐,但现在老了,不想坐了——我们在这半坡头一辈子了,哪儿也不想去了。” 

 队员们这才知道,“老妈子”和“小伙子”最远只去过几十公里外的中山镇。也许,在他们心目中,中山镇就像人们心中的北京上海香港一样…… 

 一队员问:“幺爸幺娘,你们没有娃儿吗?只有你们二老在山上住吗?”  

“小伙子”幸福地说:“有,有的,我们带大了七个娃娃,现在都到山下成家了。” 

 “老妈子”纠正说:“我们有八个娃儿,有一个女娃五岁时走了,那时候苦啊!” 

 可能是触动了“老妈子”久往的伤心事,“老妈子”边说边用衣角拭去眼泪。 

 在吃饭的同时,队员们和两位老人继续聊了起来…… 

 探险队很快知道,两位老人不是野人,而是山下四面山镇高滩村(今属中山镇)村民,女的叫徐朝清,男的叫刘国江。四五十年前,二十岁的刘国江和比他大十岁的俏寡妇徐朝清相爱,招来村民闲言碎语。为了那份不染尘垢的爱情,两人携手私奔至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远离一切现代文明,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一住就是半个多世纪。为让爱人出行安全,刘国江在悬崖峭壁上凿下石梯,一凿也是半个多世纪,共凿了六千多级。  

听“小伙子”说徐朝清年轻时是方圆数十公里有名的大美人,队员们不由多看了几眼:清瘦的脸庞嵌着一双大大的黑眸,虽然年近八十了,但满脸皱纹和松驰的皮肤,掩饰不住昔日的风韵……

    下山的时候,探险队员们给二位老人留了一些钱,二位老人硬是不收。 

 “老妈子”说:“你们到我们这里来,是我们的福气……四五十年了,就是山下的村子里,也没几个人上来哟!我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小伙子”说:“你们下了山后,看到一户人家,那是我三儿媳妇的娘家,再往前走一段路,就是我三儿的家了。到了那儿,你问我三儿,他会指点你们走到罗家沟口,过大木桥,就是一条直通三合场的沙石马路了。” 

 下山回到重庆后,探险队将这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带下山,并给石梯命名为“爱情天梯”,这个故事在重庆迅速传开来…… 

 二零零二年,《重庆晨报》记者张娓率先以《躲进深山46年……》为题,报道了这个故事。二零零六年一月《重庆晚报》记者周立以《姐弟恋人隐居深山半个世纪:毛主席可好?》为题做了报道,使得这个故事引起了全国媒体的关注,这个带着神秘色彩的爱情故事,迅速吊起了读者的胃口,短时间内轰动全国。  从此,不断有人上山探望这对隐居深山半世纪的恩爱夫妻,甚至有许多国外友人,不远万里从国外慕名而来朝拜,如朝拜穆斯林虔诚的圣地麦加。 

 媒体的关注点都集中在他们的爱情传奇上和他们的“爱情天梯”上,也就在这一年,刘国江徐朝清夫妇被评为感动重庆十大人物,他们的故事被评为中国当代十大经典爱情故事,刘国江还第一次出了远门,到南京去参加江苏卫视的活动。此后,他们的故事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并被记者采访写成报告文学,新中国的爱情绝唱从此永留人间,家喻户晓,那六千多级“爱情天梯”也成了人世间的圣洁爱情的象征!

  欲知刘国江徐朝清这对现代版的“神雕侠侣”远离现代文明半个多世纪的来龙去脉和前因后果,请看下回分解。

最新跟帖 默认 | 点赞
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就发生在重庆江津。只是可惜两位老人已经去世了。
看到这个故事,我最先想到的是杨过和小龙女。但是杨过与小龙女的故事只存在书上,而这个故事却存在在现实生活中。我很佩服他们,他们对于爱的追求。在现在这个社会上又有多少人会为了一个人抛弃所有呢?
看过这个故事的电影,感动得泪流满面!
他为她凿了一辈子的石梯,可到头来,她只走过一次。还是在那样焦心害怕的情况下
10岁的年龄差,一方还是所谓的克夫,那样的时代,能坚持下来真是不容易
快速回复

登录后享有更多功能,立即登录注册

白读了几年书

白读了几年书

  • 2
    经验
  • 7
    粉丝
  • 1
    关注

TA的主页 关注TA

论剑英雄近期热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