贻王侍御出台掾丹阳

——(唐代储光羲

高高琅琊台,台下生菌簵。照车十二乘,光彩不足谕。
既当少微星,复隐高山雾。金丘华阳下,仙伯养晦处。
茅茨对三峰,梧桐开一路。神溪绕皋陆,樵牧自成趣。
时登青冥游,若从天江度。墟里献薇蕨,群公致衣缕。
深沉复清净,偃仰视太素。猛兽识宾仆,赪霞知早暮。
峨峨云龙开,忽有方伯遇。达人无不可,壮志且驰骛。
融泄长鸡鸣,縯纷大鹏翥。赤墀高崱屴,一见如三顾。
礼服正邦祀,刑冠肃王度。三辰明昭代,光启玄元祚。
章台收杞梓,太液满鹓鹭。丰泽耀纯仁,八方晏黔庶。
沉沉阊阖起,殷殷蓬莱曙。旌戟俨成行,鸡人传发煦。
翔翼一如鹗,百辟莫不惧。清庙奉烝尝,灵山扈銮辂。
天街时蹴踘,直指宴梐枑。四月纯阳初,雷雨始奋豫,
逆星孛皇极,鈇锧静天步。酆镐舒曜灵,干戈藏武库。
析ds增广运,直道有好恶。回迹清宪台,传骑东南去。
列城异畴昔,近饯寡徒御。缠绵西关道,婉娈新丰树。
伊洛不敢息,淮河任沿溯。乡亭茱萸津,先后非疏附。
炎时方怵惕,有若践霜露。惆怅长岑长,寂寞梁王傅。
纷吾家延州,结友在童孺。岑阳沐天德,邦邑持民务。
踯躅望朝阴,如何复沦误。牙旷三千里,击辕非所慕。
秋涛联沧溟,舟楫凑北固。江汜日绵眇,朝夕空寐寤。
中洞松栝新,东皋阡陌故。馀辉方焜耀,可以欢邑聚。
南华在濠上,谁辩魏王瓠。登陟芙蓉楼,为我时一赋。

【储光羲】简介

  储光羲的诗以描写田园山水著名。如《牧童词》、《钓鱼湾》、《田家即事》、《同王十三维偶然作》、《田家杂兴》等,风格朴实,能够寓细致缜密的观察于浑厚的气韵之中,在表现闲适情趣的同时,多少接触到一些农村的现实,生活气息比较浓厚,给人以真切之感。储光羲在创作上努力效法魏晋,而摈弃六朝绮丽之风,形式多五言古体,内容也丰富多样。如天宝末奉使范阳,途经邯郸,见安禄山蠢蠢欲动,人民生活痛苦不堪,写《效古》二首以纪其事。诗云:“大军北集燕,天子西居镐。妇女役州县,丁壮事征讨。老幼相别离,哭泣无昏早。稼穑既殄灭,川泽复枯槁。”“……翰林有客卿,独负苍生忧。中夜起踯躅,思欲献厥谋。君门峻且深,踠足空夷犹。”表现出对时局深切的忧虑,以及报国无门的幽愤。至于写景诸作,如《述华清宫》、《游茅山》、《题陆山人楼》等,或气象雄浑,或清凄宛转,风格又自不同。写旅途的凄苦,如《寒夜江口泊舟》;写离别怀人,如《京口送别五四谊》,都感情真挚,颇为感人。苏辙于唐代诗人中,特别推重储光羲。殷璠《河岳英灵集》评储光羲诗,说他“格高调逸,趣远情深,削尽常言,挟《风》、《雅》之迹,浩然之气”;并把他与王昌龄相提并论,认为“两贤气同体别”,都是能够继承曹(植)、刘(桢)、潘(岳)、陆(机)的“风骨”的。《四库全书总目》说:他的诗“源出陶潜,质朴之中,有古雅之味,位置于王维、孟浩然间,殆无愧色。”


  沈德潜说:“陶诗胸次浩然,其中有一段渊深朴茂不可到处。唐人祖述者,王右丞有其清腴,孟山人有其闲远,储太祝有其朴实,韦左司有其冲和,柳仪曹有其峻洁,皆学焉而得其性之所近。”(《说诗晬语》)

更多储光羲作品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