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门关盖将军歌

——(唐代岑参

盖将军,真丈夫。
行年三十执金吾,身长七尺颇有须。
玉门关城迥且孤,黄沙万里白草枯。
南邻犬戎北接胡,将军到来备不虞。
五千甲兵胆力粗,军中无事但欢娱。
暖屋绣帘红地炉,织成壁衣花氍毹。
灯前侍婢泻玉壶,金铛乱点野酡酥。
紫绂金章左右趋,问著只是苍头奴。
美人一双闲且都,朱唇翠眉映明矑。
清歌一曲世所无,今日喜闻凤将雏。
可怜绝胜秦罗敷,使君五马谩踟蹰。
野草绣窠紫罗襦,红牙缕马对樗蒱。
玉盘纤手撒作卢,众中夸道不曾输。
枥上昂昂皆骏驹,桃花叱拨价最殊。
骑将猎向城南隅,腊日射杀千年狐。
我来塞外按边储,为君取醉酒剩沽。
醉争酒盏相喧呼,忽忆咸阳旧酒徒。

译文及注释

译文
盖将军,真是大丈夫,
三十岁就当上了执金吾,身长七尺颇有须。
玉门关的关城偏远又单孤,黄沙万里百草都干枯。
南邻犬戎北面接着胡,将军来此防备意外事。
带着五千甲兵胆壮气又粗,军中无事只知求欢娱。
暖屋里挂着绣帘烧起红地炉,织成的壁衣还有花氍毹。
灯前的侍婢倾泻玉壶,金铛里乱点的是野酡酥。
紫绶金印的在左右趋,一问才知不过是家中奴。
美人一对闲且都,红唇翠眉映着那明泸。
清歌一曲世上所无,今日高兴地听到了《凤将雏》。
可爱啊完全胜过了秦罗敷,使君五马只能空踟蹰。
她们穿着绣有野草的紫罗襦,拿着红牙雕的赌具玩樗藕。
纤手往玉盘中投成卢,众人夸奖说从来没有输。
马槽里昂昂地都是骏马驹,那桃花叱拨的价最殊。
主人骑着它打猎在城南隅,腊日射杀了千年狐。
我来塞外考察边储,为君一醉酒剩沽。
醉里争着酒盏相互喧呼,忽然想起那长安的旧酒徒。

注释
1.玉门关:旧址在今甘肃省敦煌西北小方盘城,唐代属河西节度使辖境内。
2.盖(gě)将军:当为盖庭伦,当时任河西兵马使。
3.行年:犹言年纪。
4.执金吾:金吾将军,唐时武官中的显要职位。
5.迥(jiǒng):遥远。
6.白草:西北草原上的野草,到秋天干枯变白,称为“白草”。
7.犬戎(róng):古代西方戎族的一支,诗中借指西北的少数民族。
8.胡:古代汉族人对北方民族的通称。
9.备不虞(yú):用以戒备意外事变的发生。
10.甲兵:武装的士兵。
11.但:只。
12.壁衣:悬挂在墙壁上用作装饰用的布帛。
13.氍(qú)毹(shū):毛织的地毯。
14.玉壶:形容精美的酒壶。
15.金铛(chēng):金属制的平底浅锅。
16.野酡(tuó)酥(sū):野外猎获的兽类制的酥油。
17.紫绂(fú):紫绶(shòu),系印纽的紫色丝带。
18.金章:铜制的官印。古代大官赐有紫绶金印,诗中指盖将军家奴的服饰,用以显示他的显贵。
19.苍头奴:私家的奴仆。
20.闲且都:仪态雍容闲雅,容颜美好艳丽。
21.翠眉:用青黑色的矿物颜料螺黛描画过的眉毛。
22.凤将雏(chú):汉代乐曲名。
23.秦罗敷(fū):汉代乐府诗《陌上桑》的女主人公,后代指美丽而有节操的妇女。
24.使君:汉代对刺史、太守等州郡长官的尊称。
25.五马:汉太守驾车用五只马。
26.谩(màn):空;徒。
27.踟(chí)蹰(chú):徘徊行不进。
28.野草绣窠(kē):指美人服装上的花纹图案。
29.紫罗襦(rú):紫色轻柔而有疏孔的丝织物裁成的短衫。
30.红牙:乐器名,用紫檀木制的拍板。
31.镂(lòu)马:指红牙板上雕刻着马,作为装饰。
32.樗(chū)蒲(pú):古代一种赌具,砍木为子,一具五枚,掷五木看它的采色,以赌胜负。
33.玉盘:玉琢成的盘子。
34.卢:赌樗蒲时,一撒五子都是黑的,算是最胜采,称为“卢”。
35.枥(lì):马厩。
36.昂昂:气概轩昂的样子。
37.骏驹(jū):良马名。
38.桃花叱(chì)拨(bō):良种马名。
39.殊:昂贵。
40.将(jiāng):语助词,用在动词后面。
41.腊日:农历十二月初八日,为旧时猎祭的日子。
42.千年狐:老狐,比喻凶恶的敌人。
43.按边储:指至德元年(756),岑参领伊西北庭支度副使,佐理边务的事。
44.酒剩沽(gū):买更多的酒。
45.酒盏:酒杯。
46.咸阳:秦时都城,这里借指唐都长安。

涂元渠.高适岑参诗选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08 第1版:第134-135页&章培恒,安平秋,马樟根主编;谢楚发译注.古代文史名著选译丛书 高适岑参诗选译 修订版:凤凰出版社,2011.05:第227-230页

创作背景

  《玉门关盖将军歌》大概写成于唐玄宗天宝十三年十二月,当时岑参在北庭任支度判官,行役至玉门关时所作。

章培恒,安平秋,马樟根主编;谢楚发译注.古代文史名著选译丛书 高适岑参诗选译 修订版:凤凰出版社,2011.05:第227-230页

赏析

  《玉门关盖将军歌》的内容与表现方式在岑参的边塞诗,甚或是整个唐代的边塞诗中,都有一点别致。它用纪实的铺叙手法,首句便以“真丈夫”起笔,由年龄、相貌,及其智、其威,介绍盖将军的功名和业绩,写出了这位守将武勇的外貌和粗豪的性格的一面,又从室内装饰、家宴、奴婢、家戏、名驹、出猎等几个侧重场景,写出了他军中无事只知寻欢作乐的一面。其中对奢侈豪华的夜宴的描写占了一半的篇幅,里面有赞赏也有讽刺。这种讽刺自然是委婉的,甚至带点调侃的语气。这位盖将军在古代边将中大概很有点代表性。他们在战场上是勇猛的,在争豪斗富的享乐方面也决不示弱。从狭隘的角度看,这些记述,无不是为盖将军炫耀光彩。但就理解全诗而言,诗末却以“酒剩沽”、忆“旧酒徒”(诗人旧友皆为学子,均非权贵),无不表现出诗人的清高。诗中尽述盖将军家妓之美貌,闻绝世名曲之喜悦后,却以秦罗敷之绝胜而告警。虽然此议夹在几个侧重面之间,却能使读者领悟到诗人对其奢侈之过的批评。

  这首诗的主旨是歌颂盖将军,这是题中应有之义。但诗中所写盖将军享受的奢侈,连奴仆侍妾都服三品以上官服,反映出了唐朝边将的骄盈跋扈。这是唐玄宗后期穷兵黩武的必然结果,反映了安史之乱和后来的藩镇割据,决不是偶然的。从客观上看,这首诗为后人记述了盛唐时达官显贵的荒淫奢侈,成为史料的一个方面,颇具有价值。此诗句句押韵,或三句一顿,或两句一顿,既富有音乐感,又穷极抑扬顿挫变化,具有一种声情效果。

章培恒,安平秋,马樟根主编;谢楚发译注.古代文史名著选译丛书 高适岑参诗选译 修订版:凤凰出版社,2011.05:第227-230页&徐百成著.岑参西域诗新释:新疆人民出版社,1995.02:第89页

【岑参】简介

籍贯争议
  关于岑参的籍贯,学界有两说:一谓江陵人,一谓南阳人。闻一多《岑嘉州系年考证》谓岑参唐江陵(即今湖北省江陵县)人,其先世本世居南阳棘阳,梁时长宁公善方始徙江陵。诸书称岑为南阳人,盖从其郡望。此后陈铁民等撰《岑参年谱》亦同意闻说之考证。但此后学者中亦有人坚持“南阳”说,如任晓润《岑参生年籍贯考》就认为,岑参的籍贯应是唐代棘阳(今河南南阳)人;廖立《唐代户籍制与岑参籍贯》则从唐代户籍制的考察入手,论证岑参的籍贯当为“南阳”;刘开扬《岑参诗集编年笺注·岑参年谱》也认为,岑参“祖籍南阳棘阳,今河南新野县,梁时徙江陵,今湖北省江陵县,”似亦倾向于南阳说。


生卒年考
  岑参的生卒年史无明文,长期以来亦无确考,本世纪学界颇多异说:
  1.赖义辉《岑参年谱》考证岑参当生于开元六年(公元718年),卒于大历四年(公元769年)。
  2.闻一多《岑嘉州系年考证》则不同意赖说,通过详细考证认为,岑参生于开元三年(公元715年),卒于大历五年(公元770年),享年五十六岁;后来陈铁民《岑嘉州系年商榷》也同意此说。
  3.曹济平《岑参生年的推测》也认为,赖说的错误较明显,但闻一多先生的证说亦有不足之处,他认为,岑参生于开元二年(公元714年)更为确切。任晓润《岑参生年、籍贯考》也持此说。
  4.刘开扬《略谈岑参和他的诗》以为岑参生年最少应该比闻氏所定的后一年,即公元716年,至公元770年死去时为五十五岁。
  5.孙映逵《岑参生年考辨》通过对岑参及第授官之年的考证,认为岑参应生于公元717年(开元五年)。


  对于岑参的卒年、月,学界有三说:一为闻一多《岑嘉州系年考证》所考的大历五年(公元770年)正月说;一为赖义辉《岑参年谱》提出的大历四年说,郭沫若《李白与杜甫》则认为,闻一多的考虑还欠周到,经过他的推测,岑参应当死于大历四年十二月下旬。一为王勋成《岑参去世年月考辨》所云,疑参于大历十月左右即病逝于东归途中之船上,其地可能在嘉、戎一带,而非成都之旅舍。


游河朔时间考
  关于岑参游河朔的时间,闻一多在其《岑嘉州系年考证》中有较详细的考证,他认为,岑参于开元二十九年游河朔,春自长安至邯郸,历井陉,抵冀州。八月由匡城经铁丘,至滑州,遂归颍阳。陈铁民等《岑参年谱》则不同意闻说,认为岑参于开元二十七年游河朔。春自长安经古邺城至邯郸,复由邯郸抵贝丘。暮春自贝丘至冀州。四月由冀州抵定州。后到井陉。冬抵黎阳、新乡。


西征本事
  《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走马川行奉送出师西征》是岑参两首著名的边塞诗,对于此两诗的背景,闻一多认为是“天宝十三载冬破播仙之作”,此说为李嘉言《岑诗系年》、马茂元《唐诗选》、林庚、冯沅君《中国历代诗歌选》及其他一些选注本所沿用,影响较大。


  陈铁民《岑嘉州系年商榷》提出此两诗与《献封大夫破播仙凯歌六章》同指一事,似不妥当,然未作辨析。胡大浚《岑参“西征”诗本事质疑》从边疆历史地理的实际出发,对上述两家说法细加考察,认为闻一多将两诗系于天宝十三载封常清摄御史大夫之后固然是正确的,但把它同《凯歌六章》并列为征播仙之作,则显然不妥。胡文认为,常清之破播仙,当在天宝十三年冬末至次年初春,岑参乃作《凯歌六章》以颂之;而《轮台歌》、《走马川》所叙西征事,当在十三载九月,或十四载九月常清返京之前。在胡文发表后不久,孙映逵撰《岑参“西征”诗本事及有关边塞地名》与胡文商榷,孙文认为西征与破播仙是一役,闻说是确当的,岑诗中的“西征”即是征讨入寇吐蕃(而不是征回纥),同时也是征讨吐蕃支持下的叛镇播仙;而且三诗所写地理位置亦合,在行军路线和地点上也无矛盾。胡大浚《再论“西征”本事――答孙映逵同志》再次强调“西征”与“破播仙”并非一役,且就二诗诗意的理解提出了一些与孙文不同的看法。


  此外,孙映逵《岑参边塞经历考》一文将岑参两次赴西北边塞的经历作了考证,其中与闻一多《考证》、李嘉言《系年》及陈铁民等《年谱》多有不同。


隐居问题
  岑参一生曾有几次隐居,对于其《感旧赋序》中所说的“十五隐于嵩阳”一句所指,闻一多认为,此乃指开元十七年(岑参十五岁)移居河南府登封县(太室别业)事,嵩阳乃是太室。陈铁民《岑嘉州系年商榷》则认为此句主要应指作者十五岁至二十岁左右隐于少室的一段经历。刘开扬《岑参诗集编年笺注·岑参年谱》则认为,当指其十五岁至二十岁隐于太室、少室两山事,不一定专指一处。另外,陈铁民此文还认为,岑参至晚于开元二十九年时已隐居终南,但这种隐居,乃是一面隐居,一面不断寻求出仕的道路。


岑参的交游
  此类文章首推闻一多的《岑嘉州交游事辑》,后来诸年谱也都涉及到一些。八十年代后又产生了几篇考述岑参交游的论文,如王刘纯的《岑参交游考辨》、廖立的《岑参师友考》等。

更多岑参作品
关键词
相关诗文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号 APP下载 返回顶部
初心创文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

初心创文微信客服号

微信扫描加好友

初心创文app下载

扫描下载